字體大小修改:
古早中國豬稠
友善列印
作者: 劉培柏博士
詳細內容:
豬稠是閩南語豬舍、豬圈的意思,相信是中原古音。「稠」本意是密集,想來是堆積穀物(禾)收成之圓形建築物(周),暗示穀物豐收吧?中國古早養豬或飼養其他家畜禽,應是在穀倉下方,而圈養豬隻地方稱為「豬稠」,牛則為「牛稠」,當然羊則為「羊稠」,養雞籠舍也被稱為「雞稠」了。也有人認為「稠」為樹柵為欄,圈養家畜的地方,在此「樹」應是指木幹吧?從中國大陸出土考古文物證明,中國人將豬作為家畜飼養已有六、七千年以上歷史。中國古代將狩獵的野豬和飼養屠宰用的豬,都叫作豕,應是認為家豬是由野豬馴養而來的,如果從科學面來檢討,說法可就沒有如此簡單,家豬染色體38對,野豬為36對,硬送作堆,生下之子代染色體為37對,這種子代是無法繁衍,鐵定絕種。所以家豬為由野豬馴化而來的說法,值得商榷,倒不如說是由野豬進化或基因突變而來,才合乎科學推理。 "清稗類抄" 記載「術家以三十六禽分配十二時,即生肖也」,「禽」在古時候也有獸的意思。三十六禽中「亥為豕、蜼、豬」,在此豕與豬之分,豕為家畜,豬為野豬也。甲骨文中「彘」寫為「 」或「 」,為豬的通稱或指野豬,很明顯用矢射的豬當然是野豬了。現在〞豕〞和〞豬〞通用,〞彘〞則和〞豬〞相通用。所以這種家豬和野豬的分法,您同不同意?古人真的把簡單的事複雜化了?話說回來,家豬是否由野豬馴化而來?這個問題不是本文主題或是要深入探討的內容。古早中國人將豬飼養為家畜,到底如何圈養?豬稠如何設計建築? 如何融入中國之社會環境中?才是本文追究的問題。

  「 」為豕的甲骨文,代表家豬,豬住的地方蓋上屋頂,則  和  表示「家」字,豬隻圈飼的地方和人住的地方同處一屋簷下。 為囫字,為單純飼養豬隻的地方。由這些甲骨文知道三千多年前中國大陸已有圈飼行為。古時候一般百姓家庭都養有豬,供為主要的蛋白質營養來源吧?人住屋子的上層,包括豬在內的家畜禽則在下層活動,故「家」不在甲骨文有地基一橫,「囫」字甲骨文下有一橫,表示豬住地上腳踏實地,這種理論是本人觀察所得,不知對不對?三、四十年前臺灣鄉下客家莊常可見房屋下層空間豬隻活動自如,因外有圍牆而有界限活動範圍,人則睡上層。現在雲南山區少數民族的聚落,當地因地處山區潮濕,住屋是高架,用柱子支撐,住屋下方則為家畜禽棲息睡覺的地方,應也算是放牧的型態。甲骨文  有兩頭中性豬 ,而不畫一公( )一母,可能知道公母同欄,豬養不肥的道理。另外甲骨文「 」「 」和現代造字「豕」、「豶」、「豶」都是去陽之豕,閹豬也,閹豬長得快,肉無騷臭味,可見三千多年前商周時代的農夫飼養豬隻已有某種程度的知識和技術。有人由史前新石器時代,至少七千年前吧?某些遺址的堆積物中,發現大量的豬骨,我們知道當時野豬勇猛狩獵不易,而遺址中的這些豬骨推算都是適合宰殺的一歲半左右年齡,所以相信這些豬骨應是馴養的豬隻。

  史前新石器時代人類應是居住山洞或棲樹,主以狩獵為生,可能有少量農作物,而如何飼養豬隻?飼養的數量如何?這個時代是否有圈養豬隻的硬體設備?或是採放牧型態?若是放牧型態如何管制豬隻不會亂跑走失?五、六千年前新石器中期,大汶口文化遺址中出土一件類似犬的獸形陶壺,鼻扁平露兩鼻孔,兩耳豎立,頸長、刻出瓣趾、短尾、體態像犬,而兩耳穿孔的特徵,有人認為其和商代出土的豕戈把柄上的圖像豬耳有孔相像,而認為此壺為豬的造形。據聞台灣早期原住民飼養犬、豬,都在耳上打洞便於繫繩固定而不會亂跑,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件出土的獸形陶壺應是犬而非豬了,而再據考證人類飼養犬的年代比豬更早,犬、豬都經人飼養,管理的方式應該是一樣的,以繩穿耳可能為新石器時代馴養犬、豬的管制行動的方式了。不知您同意此論點否?

  商甲骨文造個 (家)字,表示人住的地方有養豬,又造個 (囫)字,表示人類有圈飼豬隻的生活型態。這個囫字是不是表示豬圈,或為某種建築設施關豬在內飼養?還是豬仍為自由活動的放牧狀態?只是活動範圍和人類是一樣的?至少在漢朝以前的考古出土文物都無法解答這些疑問。

  漢朝政治安定,人民生活富足,有厚葬習俗而都以寫實生活用具、房舍和動物之陶塑模型陪葬。由於在漢墓出土的陶塑品中,幾乎都有陶豬或陶豬圈,可見當時養豬頗為普遍,這些陪葬的明器則充分顯示當時的養豬形態。今年初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的「漢代文物特展」中,陳列三件帶廁豬圈。其中二件為漢綠釉豬圈,一件為漢灰陶豬圈。同時展出的還有「越特展」的西晉青瓷豬圈三件。台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也經年展示一件漢綠釉帶廁豬圈。由考古原件及文獻資料顯示自戰國到魏晉時代百姓居家廁所和豬圈相連頗為普遍,此應是把人的糞便作為豬食一部份,同時也累積肥料,供為農作物用。西晉以後豬圈反而不帶廁,是否此時養豬方式及生活習俗已有改變?原因不詳。漢代帶廁豬圈有僅養一頭帶仔母豬或一頭公豬,或多頭肥育豬,也有公母豬合養,母豬還帶仔哺乳的閤家歡飼養方式。豬圈內豬隻身軀大小比例似隨意捏製只求外型似豬而已,豬隻造形都肥短,也都有刻意刻畫的鬃毛。本人觀察數個豬圈發現母豬哺乳之仔豬數僅3-5 頭,和現代產仔數10-15 頭相比,很明顯當時豬隻之繁殖性能極差,而且有些仔豬似乎老大不小還在吃乳,當時乳豬之斷乳年齡相信超過 12 星期,和現代養豬學相比談不上什麼經濟效益了。不過讓我們想起三、四十年前鄉下家裡母豬生一窩豬雖僅 4-5 頭,但全家小孩一年學費都有了,這種高興的心酸歲月。

  有些出土的漢代帶廁豬圈,其和豬圈相連的人用廁所模型,人上廁所必須拾階梯而上,有一陶瓦屋頂的茅屋,內有蹲坑。茅廁旁側壁有洞,有些洞大得豬可探頭進去,很明顯希望豬隻進食(如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收藏之豬圈),有些洞口比豬頭小,豬隻當然無法取食,該洞可能僅供收集豬排泄物入人用廁所的糞坑中。有些廁所蹲坑和豬圈同平面,廁所糞坑必然往下挖,豬隻取食人糞便不易了,這樣的糞坑則可能僅作人、豬排泄物的收集。今年(八十五年)八月在香港囉街古董店看到二件漢綠釉帶廁豬圈,其茅廁建築好似住屋,其側壁也沒有廁竇,但廁屋內下方並無地板設計,豬隻於屋下抬頭即可見有人在如廁,豬圈有作成四方型或半圓型,內養二頭豬隻,人上廁所也須斜坡上下,很明顯茅廁架設在豬圈邊上。只是豬圈內也有圓形飼槽及給飼料的洞口,看來豬隻也不是全吃大便長大的。

  日本天理參考館收藏一件東漢豬圈陶製明器,圈為圓形盆狀,廁所的入口就搭架在盆邊,後邊用一圓柱樁托住,豬隻可自由進出廁所蹲坑下方。類似這樣的東漢豬圈大陸湖南的博物館收藏不少件。漢綠釉豬圈模型也不是全都帶廁,本人收藏一件為有圓柱形穀倉,下方兩頭豬自由出入,兩頭在圓形圈欄內,欄邊也捏有一個遮陰屋簷及給料洞口,圈內有一個圓形飼槽。在香港囉街古董店曾看到一圓形漢綠釉豬圈,欄邊捏一涼亭,有一頭母豬悠閒靠牆打盹,圈內也有食槽,此件老板喊價港幣一萬三千元,當待有錢人去買來收藏了。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越特展」陳列的三件西晉青瓷豬圈都不帶廁,豬圈造形都為圓形盆狀,大小只容一豬,很合乎中國人「圈小易肥」的說法。

  豬圈為何建成圓形盆狀?本人最初認為豬圈模型是用輪製法易於製作,圓形代表圓滿,長久以來一直得意洋洋的向人解說此一理論。最近發現說錯了;聽說早期台灣原住民養豬是在地上挖一窪坑,豬置其中,人們的剩食,果皮就丟入養豬,人們蹲在坑口大便,排泄物又是飼料,豬好似家庭垃圾處理機了。無怪乎,去年豬年,環保署張署長展示他的有關豬的古董收藏,有件帶廁豬圈,他一直誇是最佳的環保設計。話說回來,盆狀豬圈模型,應是窪坑畜圈,所以廁所蹲坑應和地面平行,人們進出方便,也不必搭建階梯上下。大陸東北遼寧發現西漢晚期村落農舍遺址,有這樣的豬圈設計,可能養豬兼用於積肥吧?

  本人二十年前在金門下埔下衛生連當預備軍官,駐紮村莊內,村莊邊有大型圓洞,兩人高深度,旁邊無圍欄,是積肥的地方,坑上隨便架上木條,毫無遮掩光天化日之下,脫褲大便,大家習以為常。只是坑內不養豬,因為積肥頗有深度,人掉下恐怕也會淹死,應是純積肥的設施。「越特展」陳列出土的另兩件西晉無廁豬圈,為盆狀,但周壁為短筒鏤空圈欄,豬圈內也置一個食槽。另有一件鏤空圈欄上方加蓋屋頂,應是避雨的設計了。這樣的豬圈恐怕又不是窪坑畜圈了。

  中國大陸東南方因農作物豐富,飼養豬隻數量又多,故而豬主要用圈養方式,餵養熟食。北方養豬則採放牧和舍飼。據文獻記載,在魏、晉、南北朝時代即距今大約一千五百年前左右,當時豬隻採圈飼和放牧。北魏養豬專書「齊民要術」中,就記載「圈不厭小,圈小肥疾,處不厭穢,泥穢得避暑」的養豬至理名言。明朝「農政全書」則描述養豬法〞豬多,總設一大圈,細分為小圈,每小圈只容一豬,使不得鬧轉,則易長也〞。辭典中「豳」這個造字,解釋為地名,周朝的祖先公劉所建,在今陝西省邑縣西。其實就字面看,像是養豬的場所,以狹小區隔圈養豬隻,只是周朝文物描述圈飼行為至今仍無出土文物可資考據。二千七百多年前戰國時代人們將廁所稱為「豕牢」,應是因養豬的地方和人們屎尿的地方建造在一起而有這樣的稱呼。二千多年前的漢朝稱廁所為「 軒」,而這個「 」字,據文獻解釋為〞廁下側壁向豬圈內方開孔道(廁竇),備豬仔出入廁下”,想當然豬圈和廁所關係密切,在當時也稱廁所為「鞠域」,非常文雅的稱呼,但不知緣由,而「窪坑畜圈」為在漢朝或以前的稱呼,應是存在中國古早的圈養家畜禽的方法,在地上挖個坑洞,將畜禽,當然包括豬,置其內飼養,既不怕畜禽走失,也可當人們屎尿的地方。

  唐代洪州人養豬致富,因飼養豬隻為黑色,而稱豬為「烏金」,也稱呼「黑面郎」或「黑爺」的,可見豬隻在當時是財富,而有「豬入門,百福臻」及「肥豬拱門」的說法,描述豬為背馱聚寶盆而來的傢伙。在唐代有官辦養豬場,規模有數千頭以上,可惜沒有有關豬稠之建築方式或飼養管理資料可供參考。唐朝大詩人杜甫謂「家家養烏鬼,頓頓食黃魚」。什麼是「烏鬼」?宋代〞漫叟詩話”「川人嗜此肉,家家養豬,杜詩謂〞家家養烏鬼〞是也」。為什麼叫「烏鬼」?是不是豬色黑?但為何又加個「鬼」字稱呼?   宋代〞漫叟詩話〞記述,每呼豬則作「烏鬼」聲,故號豬為烏鬼。另宋代〞懶真子錄〞記述;「烏鬼,豬也,峽中人家多事鬼,家養一豬,非祭鬼不用,故於豬群中特呼烏鬼以別之」。「烏鬼」原來是拜鬼專用豬的稱呼。

  台灣的新石器晚期圓山和卑南文化,和五、六千年前的中國大陸東北地區紅山文化大約同一時期,紅山文化出土很多陶製或玉石雕的豬形文物,而台灣的這兩個遺址卻未出土此類文物,但由於其他日常用具、賞玩飾物等兩處造形非常類似,而台灣卑南和圓山文化卻從未有出土豬造形器物令人納悶。由台灣左鎮的野豬化石,推測台灣島至少在三萬年前,已有大量野豬出沒,很可能當時的原住民沒有圈養的習性,野豬也不納入它們擅長陶塑的對象。台灣原住民木雕的工夫一流,有山豬的造形,本人也收藏兩件有獠牙的木刻山豬,造形為台灣山豬,刻工精細,連鬃毛和全身豬毛都刻出。是不是新石器時代圓山和卑南文化時的原住民也擅長以木類刻山豬而非用陶塑,因此年代已久,所以這些藝術精華早就煙灰消滅了,這樣的推測不知對不對?台灣古時的地名很多和豬有關,只是現代人已漸將此遺忘,而詢問鄉下耆老,可能會知一、二。譬如有很多來自澎湖的朋友,不知古早澎湖被稱為「豬母礁」、「豬子寮」、「豬母水」,澎湖有此「豬」字輩的地名,乃因為在明、清時代,大陸沿海豬隻藉由澎湖為集散地,銷售來台灣,據聞「豬母水」,就是現今馬公市中國國民黨縣黨部。台灣地方名稱冠上「豬」字,可能就和野豬出沒地區有關,譬如彰化的「豬母乳坑」,南投的「豬肚潭」,苗栗的「山豬湖」,台北大屯山的「豬槽潭」。古早台灣「諸羅縣誌」記載,原住民英雄排行榜,第一級殺人,第二級山豬、熊,第三級鹿。排灣、魯凱族獵豬英雄都以豬牙編成太陽圖騰,另有以豬尾、簇毛多寡,表示狩獵野豬數目,而一朵野百合表示獵殺過帶仔山豬,此更神勇,因為帶仔母山豬最凶惡。據文獻記載明朝漢族和彝族以十二生肖來記日,所以在無名地定期市集,就以十二生肖來命名,而以十二日為一個週期。由市集而成為地名,在雲南、貴州、廣西都有以十二生肖獸為地名,其中和生肖〞豬〞有關的地名,在雲南有珠街(豬街),貴州有豬場(珠藏、朱昌)。豬改為珠可能較為文雅。台灣苗栗的"山豬湖",現在稱為〞珊珠湖〞,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台灣好像沒有一個地方是因為養豬出名或因定期市集而冠有「豬」字的地名吧?

  台灣在明清時代已有大量大陸同胞遠渡重洋來開墾養殖,當時西部沿海或近沿海山區原住民大部份為平埔族,或被稱為「白番」。由於原住民早就使用著大片的沿海土地,後來漢人得向原住民購置土地。台北縣淡水山區,如北新莊、三芝等有很多古厝,據查詢有很多為在清朝初年移民來台。在淡水錫板村有一戶古厝,其墾殖土地為乾隆二十九年向原住民購得,有房契為證,距今已有二百一十三年了。此古厝已荒廢,但屋旁有豎立石條圍成的豬圈,其年代應也有二百年以上。如果各位到金門民俗文化村參觀,請注意村莊最靠左邊後棟住屋旁,用粗大石條隔成的畜禽圈舍,該文化村建築距今已有九十年的歷史了。在淡水水汴頭有洪姓村莊,山明水秀,也有很多古厝,在一棟殘破廢棄的房屋建築,正廳堂上書寫「燉煌,丁卯年」,據探聽其祖先為輾轉來自甘肅敦煌,移民該地至少已有七十年。在此住屋旁建有畜禽舍,為使用磚瓦和石條砌成的矮房,和灶房相連,主人可直接由灶房石條圍成的洞口餵飼豬隻。今年(八十五年)八月本人在香港參觀李鄭屋東漢古墓中出土的一件灰陶住居模型,發現豬圈緊鄰住屋,由住屋有由擬石樑圍成的洞口餵食畜禽(圈內沒有動物,可能已失散),此建築方式和淡水洪姓古厝十分類似。在淡水山區另有很多的古厝也設有和住屋相連的豬圈,用石塊或磚塊堆砌為牆,豬舍也有和人用蹲坑廁所相連,這些建物幾乎都廢棄不用,任其荒蕪了。據聞當地人們都往都市求發展,現在連古厝也塌陷不少。

  明末清初,先民唐山過台灣,華南地區之豬公豬母種豬大量來台,據文獻記載當時台灣只有「台灣山豬」。早年渡海來台之豬隻,依落腳處,稱為「美濃豬」、「頂雙溪豬」和「桃園豬」。這些豬和大陸太湖流域的豬外形相似,臉部皺褶多,全身漆黑,背部拱起,腹部下垂,肉質不好,但繁殖性能高。當時養豬為農家副業,每家養豬頭數不多,據聞本省日據之前豬是採放牧,和中國大陸古時候一樣,到了晚上才將豬關在豬欄內。豬欄的設計應是如前述屋簷低矮陰暗,以磚砌或石塊堆砌矮牆,地面舖陳磚塊或石塊,避免豬隻掘土,餵食豬槽則用石條刻槽,笨重無比,現在這些豬槽都已上了淡水街上的古董店了。由於當時養豬為副業,每家飼養 2-3 頭,豬稠的建築簡陋,四面矮牆,作個餵食洞口,搭個單斜屋頂而已,不過通風良好。豬屎尿就近在豬稠邊挖洞匯集,和人用廁所相連,這些人豬排泄物,並無遮蓋,任其曝曬發酵,成為施肥的好材料,當然也不需要污染防治設備,由於糞肥對農作物重要,當時決不會排入河溝污染河川水源,因為那多暴殄天物呀!淡水鎮渡船頭附近目前尚有一個清朝的公共廁所稱為「屎礐渡頭」,現變為觀光名勝之一,靠近淡水河邊,其為作為當時旅行商人方便地方,聽說屎尿還有人駕船遠從萬華地區來買,作為肥料之用,是淡水鎮當時重要產業之一。

  早期農家養豬為使用廚餘,有時加入「豬菜」、「豬母乳草」等野菜,加熱煮沸後餵食,也沒有計算營養,也沒有含藥物添加物,雖然沒有藥物殘留問題,但肉質很差,在台灣三、四十年前養豬才得使用飼料配方,以玉米等穀物為原料,作為粉狀或粒狀飼料,也才有「歐羅肥」這種藥物添加於飼料中。科技發達,飼養方式改變,大規模的企業化經營,不僅造成環境的改變,豬屎尿問題隨踵而來,為求豬隻快速成長,藥物的濫用,造成畜產品藥物殘留問題,這些問題古早時都不是問題,人類的科技到底是造福人群,或是破壞人們居住的環境?倒值得警惕。

  古早中國人為求居家平安,除住宅位置、門戶看地理風水外,兩扇大門都貼門神,門楣、窗戶、床、
廁、灶等都貼靈符,保佑居家平安。那麼當時的畜禽舍到底要建那個位置才不會影響居家主人的福祇呢? 有否豬舍神祇、靈符呢?據觀察淡水古厝發現,豬舍和住家的左右邊相連是最普遍的了,除了照顧豬隻方 便也可以和毛廁相連。據文獻資料指出漢墓出土的四合院式的房屋模型,為由門房、倉房、闕、正房、廚 房、廁所和豬圈等六個部份組成,廁所和豬圈合算為一部份。正房西側的建築,上層為廁所、下層則為豬 圈。此說明了住在樓閣宅院的有錢勢人或普通農民都把廁所和豬圈相連建造,似乎表示在漢代廁所和豬圈 建在一起是和身份地位,有錢有勢沒什麼相關。在台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有長期展示的一件漢代出土四 合院房屋模型,各位可仔細觀察,豬圈內還飼養著豬隻呢。既然談到豬稠的建築風水位置,不妨來研究研 究我們老祖宗遺留下來的〞看風水〞特殊文化,但謹供參考,不可盡信。就風水學來說居家擺置動物模型 或飼養動物活體,和居家主人之運勢頗有關係。為什麼有些人養豬順利賺大錢,有些則虧損累累?養豬不 順業主一定嘆運氣不好啦!沒財運啦!既然說是運氣不好,沒財運,此和運氣,運勢的風水有關了吧?如 果改改養豬的風水位置,安了業主的心,心安事業自然就會順的。自古風水學中的十二生肖,就指出已亥 相衝,已為「蛇」,「亥」為豬。居家主人屬生肖蛇,養的豬在住宅形成風水獸,此是相衝的,風水力量 弱,運勢自然不好,養豬不順,發不了財,信不信由你。

  就「獸形風水學」指出〞形獸〞指動物模型,為沒生命的東西,在居家擺設的位置必須注意。就豬模
型而言:客廳、睡房、書房都可放置,但污穢的廁所浴室是絕對不能。飼養的豬隻是活獸,到底是否存此 禁忌,不明?因為漢朝帶廁豬圈,古早台灣廁所都是和豬舍相連,這些普遍之社會現象,是不是影響居家 主人之運勢?這就有些矛盾了,對不對?勉強解釋應是「活獸」不包括在內。

  據〞獸形風水學〞分析,飼養豬隻之豬稠於居家西面是最好的位置,此和上述漢代出土四合院建築模
型相符合,為何風水最好,可能和日曬、風向有關吧?倒值得研究。東方西南和西南偏南為次佳的位置, 其他位置平平,而豬稠建在居家的東南方或東南偏南則運勢不佳,因該位為〞已〞位,有相衝喔。

  談到住家大門貼門神保佑住家家人,門神的來歷是唐太宗兩位武將,秦瓊(秦叔寶)和尉遲恭,把守
大門,鬼怪不敢侵入。豬舍也有門神,據說就是鍾馗。也就是說從中國南北朝時代就傳說的「深目大耳, 虎鼻豬牙」的廁神,由於廁所和豬圈相連,此神管廁所兼管豬圈吧?然而廁神的描述又如似豬的模樣。在 江蘇太湖流域一帶,農產豐富,養豬最為興盛,當地在豬欄常貼有「守護神」畫像,神像則是頭戴官帽, 身著官服,手攜笏,留鬚,溫文孺雅,圖像中畫有豬隻一頭,稱這些神為「豬圈之神」、「豬欄之神」或 「豬欄圈神」等。台灣每年常有大拜拜,使用大豬公為祭飼用牲,而豬頭常留下來祭拜豬稠公,表示感謝 豬舍神的辛勞,豬稠公是什麼德性,至今尚未找到可資參考的圖像。

  中國人每逢過農曆年,家家門戶貼春聯迎新春,就連米缸也貼個「滿」字,禽畜舍就貼「六畜興旺」
紅春聯了。至於平時有沒有豬用的符咒,保佑豬隻生長順利,平平安安?我們老祖宗考慮太週到了,當然 是有的啦!豬用符咒只有用貼於豬圈上作為防瘟去病一種,其作用最主要為避邪鎮煞,安畜主的心啦。符 咒為中國特有文化,到底從何時開始使用,已不可考,有人說是在神農氏,黃帝時代就有了,符咒之思想 淵源應是中國道家的陰陽五行說,藉不可測的神秘力量為家畜消災驅邪,治病除苦。豬稠也有此中國特有 文化倒值得研究一番,是迷信或求畜主心安?有效否?諸位養豬業者自己定奪。畜禽舍符咒用紙仍和人用 一樣,有一定尺寸,即寬約三寸,長約七寸,為黃色或紅色竹紙。對畜禽平安符而言,只有貼用符,而不 像人們有帶身符、化食符、放水符、洗符或煎藥符等等。將符貼在畜禽欄上方或橫樑。

  六畜用符種類,據民間收藏資料顯示有「六畜平安符」、「六畜興旺符」、「治豬瘟符」、「治畜瘟
符」、「治豬雞瘟符」、「保豬胎符」、「治豬狗瘟符」、「治六畜災瘟符」、「鎮雞鴨瘟符」、「鎮六 畜瘟疫符」、「治牛瘟符」,....等等。在今年出版的地理雜誌上曾看過一篇描述大陸西南地區少數民族飼 養豬隻情形,在豬圈上竟然仍貼有「救豬瘟符」。

  至於符咒是否會發生功效?信不信由你。只是區區一紙符咒就可作家畜防疫之用,我們老祖宗實在太
天真,不過自己畫張貼用,不必花錢,而且據畫符專家說因當事人最具誠意所畫的符最靈,養豬業者不妨 一試,在豬欄上貼張保平安符,就得心安,雖然可能是迷信,但沒有啥壞處,何樂而不為呢?
隱私權保護宣告、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最佳瀏覽狀態為 IE6.0 以上‧1024 * 768 以上解析度最佳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家畜衛生試驗所版權所有 © 2006 NVRI All Rights Reserved‧25158 新北市淡水區中正路 376 號